北京中科慧眼科技有限公司

Newbie轰轰|他要用"双目"把ADAS创业做出独特的姿势

——

打印本文             

姜安形象照.gif

姜安 (中科慧眼创始人)

姜安,中科院自动化所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博士,副研究员。曾先后就职于中科院自动化所、诺基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微软移动,任图像处理算法专家。长期从事信号处理、图像/视频处理、模式识别等相关领域的研发工作,作为技术骨干参与了“十二五”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等课题,并主持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项目。近年来发表相关学术论文18篇,申请国际国内专利14项,取得软件著作权8项。2014年10月创立中科慧眼,担任CEO。


ADASAdvanced Driving Assistant System)即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在驾车过程中仍以驾驶员为主导,起到提醒驾驶员、并在危急情况下进行干预的作用。提起ADAS,更多的人第一印象一定是深耕十多年强势上市的Mobileye

 

然而,中科慧眼创始人姜安博士却认为,Moblieye采用的解决方案还并不是最准确的。在众多新入局的ADAS领域玩家中,中科慧眼选择以双目摄像头切入市场,并在技术层面找到不同的打法。

 

另辟蹊径的双目算法

 

ADAS领域,大体有两种信息采集的方案,一种利用雷达传感器,另一种利用摄像头。包括Mobileye在内的企业,一般都在采用单目摄像头的解决方案。

 

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做双目摄像头呢?当抛出这个问题时,姜安想了想,慎重地说道:首先,Mobileye已经在单目摄像头的领域里深耕十几年了,并且核心算法已经做到了芯片化,想要超越它基本不可能;另一方面,根据我们团队的经验,我们认为双目的准确率要比单目高。综合这两个方面,我们决定做双目摄像头。


 “地球上的生物进化了几十亿年,到现在基本都是双目的生物,鲜有单目的生物,这就是物竞天择的结果,所以双目一定比单目准确。另外,在2016美国CES展上,博世、Mobileye等巨头也纷纷展出了他们的双目解决方案,这也代表着未来ADAS的一个技术发展趋势。姜安在谈到双目摄像头的时候说到。



双目视觉技术原理


另外姜安还提到,虽然单目摄像头目前已经具有可以借鉴的成功案例,但单目摄像头的测量精度有很大的局限性,无法识别不规则的障碍物。并且基于单目方案的ADAS产品需要海量的数据采集帮助机器学习。

 

还记得有一次我和我们同事在高速路上开着一辆装有Mobileye的车进行测试,当时我们车前面有一个水泥罐车,可无论我们离它远还是近Mobileye都没有识别出来。姜安如是说到,因为单目需要庞大的系统数据去建模,如果数据库中没有包含某种模式的物体,单目摄像头就无法识别出来。

 

相反,双目就不会有这些限制,无须大规模数据采集帮助机器学习,可以实现不规则障碍物的识别和预警,还可以精确测量出汽车与前方阻碍物的距离。中科慧眼的ADAS产品并不只识别人或者是汽车,它还能识别的其它任意形状的障碍物,因此准确率就会提高很多。

 

不过虽然双目视觉有很大优势,但不可避免地它也有其缺陷。跟单目相比,双目多了一路视频,而且算法本身也比单目要复杂得多,需要对同一时刻曝光的两张照片逐点计算视差,姜安博士专业地说到。通俗地讲,双目的准入门槛要更高。

 

双目ADAS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视差计算算法,国际上也有专门匹配的算法ELASSGBM,但姜安并没有中规中矩地采用既有的算法,而是另辟蹊径,团队自己研发出一个独有的算法:MPV经过国际KITTI测试比对,ELAS的平均错误率为11.99%SGBM的平均错误率为12.88%,而我们算法两年前的平均错误率只有7.38%,现在的平均错误率会比这个更低。姜安对此非常自豪。另外他们在MPV算法上进行了大量优化,可以在移动端实现每秒15帧的速度,而未来甚至有望实现每秒30帧。

 

成本降到千元级,后装前装能否相宜

 

很多人认为ADAS是通向无人驾驶这个终极目标的必经过程,因此对于很多做ADAS的人来讲,进行前装市场也是发展的终极目标。但进入前装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

 

其实对于创业公司来讲,后装市场比前装市场更合适,它能够为创业公司提供更多试水的机会和发展的机会。

 

所以和其他创业公司一样,中科慧眼也选择从后装市场开始切入。在未来两三年内,我们都将主攻后装市场;之后,我们将会进入前装市场,目前我们已经接触了几家主机厂。谈到长远发展时,姜安这样说。

 

不过就目前来讲,中科慧眼最重要的就是将产品落地。在过去的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反复优化算法,不过现在是时候将我们的产品落地了。姜安说到。姜安他们预计在今年七月份推出产品的内测版本,预计在今年九月份将推出正式版本。

 

除了发展规划之后,商业模式也是姜安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说实话,我们目前并没有盈利,主要靠融资,不过我们已经有了盈利的规划,一方面是靠卖硬件赚钱,另一方面是靠提供软硬件的整体解决方案以及核心算法库的技术授权盈利。

 

一脚踏入巨头,还是转身创业

 

别看现在中科慧眼无论是产品研发还是发展规划都在有计划地进行中,但其实姜安最初并没有决定是否创业是否要做ADAS,这些还要归功于朋友关键时刻推了一把。

 

硕士毕业之后,姜安进入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任职,这一呆就是十年。期间在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攻读了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图像处理和模式识别。

 

2012年,姜安离开了自动化研究所,选择加入诺基亚,担任算法处理专家。为什么要离开中科院?问到这个问题时,姜安笑了笑回答:说实话,在体制内呆的久的人都会向往外面的世界。在自动化研究所的这段时间里,我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做研究,其实经过十年的时间,我发现自己的性格还是不太适合闭门做研究。

 

2014年从诺基亚离职后,姜安并没有选择创业。我当时已经面试到了某著名互联网公司的最后一轮,其实可以这么说,已经是一只脚迈进了巨头的大门。

 

那为什么在会这种情况下选择创业呢?

 

当时一个朋友从国外某著名汽车技术研究所学成归来,他跟我讲了一些关于国外自动驾驶的研究等内容,让我非常动心。姜安说道,其实早在2009年的时候,我就想过要创业,但当时自己能力储备不够,各方面资源也不足,就搁浅了。在经历了十多年的能力储备和资源积累后,姜安再次对创业动心了,其实我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现在已经30多岁了,再不创业就老了。

 

除了这位朋友之外,姜安之所以会走上创业之路还要感谢另一外朋友:他的高中同学、掌阅科技CTO王良。他的一句我相信马云看了你这个PPT后,也会鼓励你创业的。让姜安坚定了要创业的心。

 

押注ADAS,且走且坚持

 

对于初次创业的姜安来讲,虽然团队是由国外著名汽车技术研究所博士后、中科院博士以及来自诺基亚、微软的软硬件工程师这样的专业人士组成,但创业初期,姜安他们还是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很多困难。

 

其实姜安带领的中科慧眼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做ADAS,他们从入门比较简单的APP入手。他们做了两款以图像/视频领域的核心算法为研究基础的软件产品,分别是主打自然美化的小咖相机和主打P图还原的照妖魔镜。不过并没有从这个方向做下去,成立了公司之后就必须要想到生存问题,而做工具类的APP基本没有什么商业模式可言,无法正常盈利。基于这样的原因,团队放弃了做APP

 

之后,他们还尝试了很多跟算法有关的项目,但最终还是立足在ADAS领域上。其实让姜安坚定做ADAS还跟他一次亲身经历有关。去年春节我和妻子开车回老家过年,在高速路上接连遇到了四五起交通事故,有一次我们还差点出了事故,姜安继续说道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每个车都有了能够装上了ADAS,肯定会减少很多交通事故。因此,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一定是有意义的。就是这样一个经历,让姜安坚定了做ADAS的心,家人也没有反对已过而立之年的姜安放弃平稳生活出来创业。

 

创业之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听到这个问题时,姜安有些激动地说,之前在诺基亚,每天六点下班,六点半的时候已经坐在家里吃饭了,虽然如此,但每天还是感觉很累。相反,现在每天在公司忙到凌晨回家,但依旧是精力十足。其实对姜安来讲,这更多是一个心态的转变,从为别人打工到自己做一个有意义的事,可想而知两种心态一定会截然不同。

 

对于未来,姜安充满规划和憧憬,未来当然要进入前装市场,而且我相信未来一定是无人驾驶的时代,我们现在所做的事就是为无人驾驶做感知,我们的产品也会在关键时刻救人性命。

 

在汽车产业通向智能化与物联网的进程中,选取量力而行的领域与方向一定是创业团队的首要考虑因素。相比研发成本与技术难度更大的自动驾驶,先从更易实现的辅助安全驾驶系统方向寻求生机,从被动安全防范技术逐步跨向主动安全领域或许是一条更踏实可行的道路。


ADAS比较火的当下,像中科慧眼这样在技术底层进行创新与突破的团队其后发力量依旧是值得期待的。

上一篇使用「双目摄像头」,中科慧眼打算怎么做 ADAS?
下一篇星期六天气晴,和中科慧眼双目ADAS工程样机玩耍的2小时

评论COMMENT

——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产品

更智能 只为更安全

——